第一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这群皇帝一定在演我在线阅读 - 第九章:别让他跑了!

第九章:别让他跑了!

        再说回嬴政,刚刚张珂走后,他急着上厕所,问了别人说在二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不会用电梯啊,正好跟组的群演场务,抬着道具和服装要上楼,视线被遮挡,便随着人家一起进了电梯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一路到了四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出来一看,见到剧组的布置,发懵了,

        这地方怎么跟寡人那时候一样呢?

        而剧组里面,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跟组演员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,剧组里面塞进来一两个人也属于正常,可能是导演的人,也可能是制片人的人,这种情况多了,也不是他们能管得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赶紧换衣服,导演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嬴政就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,换上了秦朝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场的工作人员,看见换装之后嬴政的时候也是一愣,“啧,扮相不错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即一张纸条赛进了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会儿导演过来,这上面的词,随意的选一段,到时候简单的脱稿表演一下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说着,

        黄建忠走了进来,除了和现场的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,还和跟组演员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客气的姿态和之前暴怒的他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准备好了,开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前面几个人中规中矩,进来念几句词,有的还表演一个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黄建忠怀抱双手不说话,心里不是很满意,太过生硬;

        和刚刚的张鹿邑一比,简直一个天上,一个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更坚定了他的想法,

        就张鹿邑了!

        终究黄建忠还是选了几个,群演嘛,不能要求太高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“嬴政”的身形走了进来,黄建忠目光不由的一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嬴政则是没有搭理黄建忠,挽了一下袖子,面色不耐,踹翻一人,骂道:“寡人就问你茅厕在哪里,你让我整那么多词有啥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始皇目光寒气逼人,瞪着现场的一位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被嬴政的眼神给吓住了,“什么茅厕?你的词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汝等也就不在我咸阳,否则寡人岂能受汝等摆布,奈何.......兵法之中可有这几句:合于利而动,不合于利而止,寡人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嬴政仰头,目光之中不由流出了几分寂落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嗯?

        仅仅几句话,让黄建忠猛然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已经走到门口的焦洋也惊异了一声,转头意外的看向嬴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嬴政”的眼神虽然萧索,但展现出来的气度却是仪象万千,充满威严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建忠张大嘴巴,“这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全都摇头,副导演也有些懵逼,难道不是你带进来的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黄建忠看着此时的嬴政,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敢问,何为国战之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嬴政”却是没有任何的违和感,昂然说道:“所谓国战之本,乃是为国取利,取利之法,有战之法,又有不战之法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建忠呆滞在原地,说不出话来,胸膛起伏,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从更衣室出来的张鹿邑喜上眉梢的脸一下子变了,同样吃惊的瞪大了眼睛,心头却是‘咯噔’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    场面一下子变的极度的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手一下子把在场的所有人给镇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建忠,焦洋,张鹿邑怔怔的看着这家伙,恍若见了鬼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足足数秒的时间,

        黄建忠手里的笔滑落,他才癔症过来,“来,让他去更衣室,换成秦王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焦洋此时转而又回来了,“老黄?这人什么底细,之前怎么没有听你提起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建忠干咽了一口唾沫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“嬴政”的背影,“我也不知道,等下再问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焦洋看着老黄,眼睛缩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

        当人身着黑色冠冕服,腰间挎着青铜剑,从更衣间里面出来的时候,黄建忠的眼神一下子便的不对劲,呼吸有些粗重。

        静!

        死一样的寂静,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的心思各异,但眼珠子却是瞪的跟驴子一样,全都聚焦在了“秦王”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全都傻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建忠看的都痴了,

        眼神也彻底变了!

        他死死的盯着这个高个子,高大的身躯外加刚毅正气的脸,眼睛不怒而威散发出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,这形象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《史记》中记载:“秦王为人蜂准、长目、挚鸟膺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《三家注》中,“蜂”应该通“隆”,隆鼻,就是高挺的鼻子;“长目”应该就是“大目”,大大的眼睛不怒自威;“挚鸟膺”则只是说他的体格像鸷鸟一样,卓尔不群,非常彪悍。

        《纬书》中也有这段话的解释,也是说他鼻子高,眼睛细而长,还特别强调秦始皇个头也高,有1.98米,腰围4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像......太像了,这形象,这气质.......老焦,你看见没有。”黄建忠的声音都有些发颤,更有些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,真的,太自然了,你们看到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仅问焦洋,甚至问他身边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嘴里不住的呢喃着:“简直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啊,没有一点点的违和,太自然了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张鹿邑脸色则是黯淡,眼前的情景他怎能不理解是什么意思,即便他和焦洋相熟,恐怕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建忠起身,攥了攥手,随即又挠了挠头,却依然难以掩饰心中的兴奋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寡......额(我)叫嬴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静!

        现场一下子安静了有那么几十秒钟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建忠最先愣过神,随即起身拍手叫好:“什么叫好演员,这么快就入戏了,我们就需要这种好演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上前左右打量,喜不胜收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建忠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啥.......咱们再来一段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对方点头,他吩咐手下:“把道具拿过来,我们搭一段荆轲刺秦王的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说这话还好,一说这话,只见对方刚刚还泰然自若的脸,像是踩了耗子一样,猛然间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啥?荆轲刺秦王?额(我)不干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之间就换衣服,尥蹶子准备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什么情况?拦住他,千万别让他跑了……”这回轮到黄建忠懵逼了,连忙吩咐工作人员堵住,

        见猎心喜之下,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可能放人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场稀里哗啦,乱成一团,混乱之中,听见有人喊:“我的摄像机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拦住他,别让他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皓进来的时候,一眼就看到了嬴政,紧接着就听到了这一句,紧绷着的脸一下子放开了,嘴巴就像敲开的木鱼一般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

        还是政哥稳!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