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中文小说网 - 历史小说 - 百世轮回,我革鼎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四章 四大花魁,别有洞天

第四章 四大花魁,别有洞天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在等人?”刘沐牙齿咬住嘴唇,眉毛凝成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跟你说过许多次了,今天,只是我一千三百多个轮回中再普通不过的一天,我不是第一次认识你,自然你身边的人,身边的事儿,我都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展麟一边笑着说话,一边往酒碗里倒酒,满满的两碗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在套我话么?”刘沐不再饮酒,她警觉了起来,可很快,她莞尔一笑。“呵呵,狐狸尾巴总算露出来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有那么一刻,刘沐觉得,这男人一定是接受了某种任务,是来套她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,或许他还真的未必是那些情报组织的人!

        那么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会不会是…是太平道的人?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想到了太平道,刘沐的心情骤然沉重了不少,尽管嘴上在笑,可心下提起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望向陆展麟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丝的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必要套你话吗?”陆展麟轻摇了下头,透过窗子,他看了看天。“‘一更天’已经过去了,此前,你们每次见面都是在夜晚‘一更’时,这次她没有出现,公主就不奇怪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…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还没觉得什么,可眼前这男人猛地一说,刘沐觉得古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很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要等的人,曾在皇宫中秘密训练了许多年,对时间的观念及重,此前几十次的会面,也从来没有迟到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…

        呼,刘沐轻呼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索性把脑袋凑近了陆展麟一分。“她为什么没来?你也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她被发现了,准确的说,从你安插她进入品花阁的时候,她的身份就已经暴露了。”陆展麟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刘沐当即摇头。“她无父无母,且从很小就被收养在皇宫,没有任何破绽,不可能被人识破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若是她进入皇宫前,就已经隶属于‘雀门’了呢?”陆展麟轻歪了下头。“雀门的手段,想必公主应该有所了解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她也中了雀门的慢性毒药,必须每年按时服用解药?否则七窍流血而死?”刘沐下意识的开口,可又觉得哪里不对,“明明…明明许多太医都检查过她的身子,没有中毒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刘沐眉宇间,满满的都是问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面前的男子是在骗她,可…偏偏她要等的人,真的没来!

        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,这绝不是巧合,这世间也没有这么巧的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没有中毒。”陆展麟继续道:“可她的父母却中了雀门的毒,且被雀门控制住,以此要挟她,让她为雀门做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公主刚刚就说过,她无父无母!”刘沐还在力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未必!”陆展麟回答的很快,很笃定。“你眼前看到的‘事实’,未必是真的,或许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展麟笑着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中间相关的事儿,他参与过太多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千三百多次的轮回世界里,他帮助过那个可怜的女人;

        也帮助过雀门,更帮助过长公主…

        那段时间,陆展麟极其魔怔,他就想打通这件事中每一个人物的隐藏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底,还是太无聊了,必须找一些事儿去做,否则…会疯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父无母!这话是雀门教她这么说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被你父皇可怜,进入皇宫,也是雀门的安排,她从很小起就经受了雀门非人一般的训练,可比你们皇宫中的训练残酷多了,目的嘛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雀门要在皇宫中安插一些棋子,不过公主将她选中,暗中培养,然后派她去调查太平道的事儿,这点倒是雀门始料未及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讲到这儿,陆展麟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原本调查太平道与她雀门卧底的身份并不冲突,她可以继续做她的双面卧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问题就出在,近来雀门与太平道达成了某种契约,要进行某种合作,故而,雀门就没办法再把这个人还给公主,这会影响到雀门与太平道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…

        信息量好大呀!

        刘沐把听到的话反复在脑海中过了几遍,试图去寻找出这个男人话语中的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…这男人的话,每一句,每一个字严丝合缝,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    依着刘沐对雀门的了解,作为龙汉天下里,最可怕也最恐怖的情报组织,她们多半能干出这种事,不…不是多半,是她们一定能干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她在哪?”刘沐接着问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问?这品花阁里的姜红儿?还是雀门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展麟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曾想,这“姜红儿”的名字一出,再度让刘沐的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品花阁里,四大花魁之一的“玉”伎“姜红儿”,正是她刘沐安插在这里,调查太平道的卧底!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刘沐掌握的情报,太平道中的许多首领都很喜欢来这品花阁喝酒、品花、玩女人!

        近来,刘沐在调查太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父皇对这个民间的道家组织不以为意,可刘沐隐隐觉得太平道绝不是寻常的一个道家教派那么简单!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从太平道壮大的速度来看,刘沐觉得…它或许会威胁到整个龙汉帝国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红儿的情报太重要了,偏偏,今天这条线突然断了!

        刘沐太好奇姜红儿在哪?

        也想知道,她还会不会回来?

        “姜红儿…她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沐的话都变得磕绊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在一个安全的地方,跟她的父母在一起。”陆展麟淡淡的说道:“雀门虽然手段凌厉,可这些女子最后归属都还不错,立功之后,会允许她们找个老实人嫁了,除了时刻被人监视外,在这乱世已经算是善终!”

        讲到这儿,陆展麟抬起眼眸。“当然,如果公主一定要去寻她,那她就未必安全了,她会被雀门视为威胁,而雀门对任何一个威胁都不会放任与容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公主还想知道她具体的位置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说了。”刘沐牙齿轻轻的咬住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望向陆展麟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知道姜红儿在哪的目的,是要确定,她还会不会回来,可…方才这男人的话已经让她找到了答案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只想知道,你如何证明,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很简单。”陆展麟提起酒碗,眼珠子却是环望向周遭。“品花阁一共有四大花魁,除了以歌颂得名的‘玉伎’姜红儿外,还有因美貌与吟诗得名的‘满伎’舒悦,以舞蹈得名的‘月伎’陈一兔,以花秀出名的‘花伎’柳诗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主可以派人去过问下其它三伎,‘玉伎’姜红儿已经十几天没有接过客了,以公主的手段应该不难查出,她现在并不在这品花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没有公主的命令却离开品花阁,公主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讲到这儿,陆展麟骤然回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皇宫中雀门的人可不止是姜红儿一个,御膳房刘掌事每奉初一、十五挑入皇宫的胡桃中,藏着雀门对这些眼线的最新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,刘掌事并不是雀门的人,他也不知道这些胡桃内别有洞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

        …